创新创业明星

怀瑾花艺:来源于一次选修课的创业实践

点击数:24912016-05-09 00:00:00 来源: 四川农业大学·创新创业俱乐部

    沿着惠民正街径直走到惠民社区的生活小广场再右转,步行大致五分钟的路程便能看到一栋不起眼的民居。获2016年“创青春”全国大学生创业大赛校内总决赛特等奖的怀瑾花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工作室落在这里。

  “怀瑾”花艺用独特的押花工艺创作装饰画、定制饰品、创意礼品等,并以押花为枢纽将公益与商业结合,在国内尚未盛行的押花艺术,迎合了当代人日益增长的精神消费需求,具有良好的市场前景。——这是评委们对怀瑾花艺的评价。

  创业想法来源于押花课程

  “他们都说我的人生是被一次选修课改变了。” 怀瑾花艺负责人动物医学院药学14级赵巧玲笑着说。当时,她无意间选修了马均老师的押花公选课,激发了做这个项目的想法。以往在电视前看到明星举办的婚礼时,留意到用来衬托婚礼的鲜花,“很少有人知道它们用完之后的命运如何”“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长留它们的美丽呢?”而押花,正是运用大自然中的花卉,经过整理、加工、脱水,保持花的原有色彩和形态,并经过创作者的精巧构思和艺术设计,粘贴制作而成的一种艺术。

  她想到,这个行动不仅仅是创业,还可以转化为一种公益行动,如弱势群体提供免费押花技能培训以及就业岗位,或者免费培训押花支教志愿者,辅助落后地区素质教育发展等等。在这些想法有了雏形后,她立即投入到项目的打造中。

  “比赛小白”到“创业黑马”

  拥有如此新颖创意的项目,一开始并没有受到多少人的关注。

  “我们就像一个‘屌丝’团队。”总负责人赵巧玲说。

  这个“屌丝”一样的团队,没有专利的支撑,没有能力出众的队员,从决定参加创业比赛的那一刻起,就被人贴上了“选不上重点”的标签。

  第一次答辩的时候,赵巧玲他们连SWOT分析都不懂。

  “那时候听别的队伍答辩时候讲的各种专业术语,没有一个懂的。整个团队全都是‘小白’。我没有想到那样的情况下赵巧玲答辩得那么自信,让我觉得她很值得信任。”朱英利一边为新一批产品贴标签一边回忆说。在重点团队答辩的时候,他们用热情和自信打动了评委,幸运地成为了重点团队,并趁势开始积极研发产品和运营网店。

  可才开始步步攀升的团队,却被现实无情地往下拽。在接下来重点团队的创业培训中,团队的专业性频遭质疑;刚刚开始运营的网店,也被专业人士以不会营销、市场份额低、店铺无装修等问题批得一无是处。笼罩在沉重氛围下的团队,几乎全部的成员丧失了工作积极性。仿佛行走在没有路灯的黑夜里,看不到希望的成员,开始选择了放弃。

  院上侯维老师却关注到了这个其貌不扬的团队,一次又一次给赵巧玲“开小灶”,恶补创业知识。这也给了赵巧玲极大的鼓励,她试图对士气低落的队员们进行一次又一次地 “洗脑”,可遗憾的是反复地“洗脑”并没有得到什么明显的效果。赵巧玲只能继续脚踏实地地坚持研发产品和运营网店,最艰难的时候仍然坚持和她一起工作的仅剩朱英利一个人。

  团队的第一次转机出现在万春智汇·创客空间的一次路演。随着城市化的进程,越来越多的农民被迫成为城市居民,失去土地的农民也失去了他们唯一技能施展的舞台。“我们的项目为弱势群体提供免费技能培训,可有效解决‘新市民’的就业问题。”站在台上的赵巧玲意气风发地介绍着团队的项目。她说,“怀瑾花艺”给“新市民”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家庭手工艺品制作工作,他们不需要像白领阶层一样打卡上班,只需要按时上交作品按件收取工资。这样的新型工作同时也适应了当下“妇女居家就业”的潮流。凭借这一优势,“怀瑾花艺”获得了当地政府的赞赏,赵巧玲的团队项目也因此成功入驻了创客空间。

  两个月的坚持在这次路演中获得了回报,社会各界的肯定激发了团队的积极性,所有的队员都积极地投入到工作里。在寒假的时间里,团队进行了新产品研发、市场营销分析,又成功举办了沙龙活动和展销会。一点一点成功的累积,让整个团队对创业项目充满了信心。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个团队,赵巧玲选择了“团队大换血”,最终形成了当下的十人团队。

  这个刚刚打破了“选不上重点团队”的标签之后又被贴上“过不了院赛”标签的团队,一路过关斩将,获得了院赛第二名的佳绩,并最终获得校内总决赛特等奖。

  把押花带入脑瘫儿童的世界

  工作室里,我们看到在很多精美的押花工艺品之间,有几件制作稍显粗糙的押花书签和明信片,这些稍显粗糙的产品和其他产品一样躺在同等精致的包装盒里。

  “这些作品都是四川省八一康复中心的脑瘫儿童们制作的。”伍晨晨拿起其中一支书签说。

  “怀瑾花艺”团队的志愿者已经对八一康复中心的脑瘫儿童开展了近一年的志愿服务,并会在接下来的工作中会为脑瘫儿童家庭中难以承担高昂康复费用的家庭举办爱心义卖。“我去年支教的时候将押花带入了支教课堂,所有的孩子都非常开心。”伍晨晨表示他们团队还了解到有论文证明押花有益于自闭症的治疗,他们正在为此疗法在国内的推广做出努力。